Rocky

徽杭行之登顶清凉峰

十一黄金周,很多人都选择了出外旅游。身处喧嚣都市的我们,都禁不住大自然的诱惑。我选择了最为接近她的方式——户外自助游。之前在逐鹿户外的西祠讨论版上和驴友们商讨了很多路线,有去黄山五老峰的,有穿越障山大峡谷的,还有徒步徽杭古道攀登清凉峰的。最后我选择了徒步徽杭古道攀登清凉峰,因为此条路线难度系数最小,却又不乏攀登清凉峰所带来的身心锻炼。此行安排的第一站,就是攀登清凉峰。

清凉峰古名障峰,系天目山主峰,位于浙江临安和安徽绩溪之间,海拔1787.4米,为浙西第一高峰,素有“浙西屋脊”之称,并享有“天堂之巅”的美誉。风景秀丽,峰岭挺拔险奇,可以同黄山媲美,而且特有“台地”和“方山”等地形,山势磅礴,沟壑深幽。周围50余座千米以上山峰陪衬左右,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天池为清凉四绝。晴日远眺,千峰竟秀。近年来被驴友们公认为“浙江十大徒步路线”之首。

九月三十日晚十一点,我们一行30多人从水西门包车出发,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了绩溪县城,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后驱车两小时于早上八点半到达了清凉峰山下。可能是舟车劳顿后的缘故,刚开始的小山异常的难爬,坡度也较陡。将近一小时后,我们到达了蓝天凹景区内老邵家的古道驿站,说起老邵,现今可是有名人物了。从他家到清凉峰顶的路全是他自己一铲一铲挖出来的,多年下来,山路是一次比一次好走,一次比一次宽。这都是老邵的功劳。

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达了徽杭古道的中段,且为古道最高处,海拔1050米,是古道的分水岭,又是古道通往清凉峰自然保护区的主要路口,四周青山绵延,流水潺潺,又有柔软的小草原,还有鲤鱼跳龙门、挡风岩等原始自然古朴的景观。而景区的“徽杭人家”、“农家客栈”是驴友吃饭休息、补充体力和安寨扎营的地方,是一个休整的好地方、登山的大本营。

一小时的登山让大伙是气喘吁吁,豆大的汗直下。在都市中许久的未运动,让大家频喊走不动了,一个个的找出板凳坐下。后来领队老袁说这才是清凉峰入口处,我心中打起了退堂鼓。不过登清凉峰只是徒步徽杭古道的一部分,攀不攀登,纯属自愿。消瘦的老袁乍看一文弱书生,还有点驼背,可人家不含糊,每周必攀紫金山,这次清凉山他表示愿和大家一同登顶,还振振有词的说前面不过是一些小土坡,大家怕什么。此次徽杭行,女性驴友比较多,可能是难度系数比较小的缘故。面对这一高峰,她们个个毫无怯意,纷纷卸下重物装起清水,准备攀登。小张,很年轻的一小女孩,体能极好,一路上都没落过队,后来打听是幼儿园老师,众人诧异。要攀登清凉峰了,她更是兴奋,还不停的鼓励我说,“记者同志,跟我们一起爬山吧,清凉峰顶在等着你呢!”俗话说,巾帼不让须眉,到了这个关头,面对巾帼的挑战,一名记者更不能退缩!

十月一日上午九点五十,我们开始登山。入口往上走,起初还是羊肠小道,抬头只有壁立千仞,翻越一个小坡,突然,视野没有任何阻碍,远山在云蒸霞蔚之中,朦胧隐现,土坡之下出现了难得的一马平川,豁然开朗,恍若隔世的桃花源。苔痕苍苍的古道,发思古之幽情,是不适合喧闹的。

潜入山路,碎石子小道有点湿滑,我是个业余户外爱好者,穿着个休闲鞋就来了,所以不敢大意。山路愈显陡峭,清泥何盘盘,百步九折萦岩峦。回峰处可能因为不久前的一场秋雨,将枯的衰草有冲刷的痕迹,贴在岩石上仿佛瀑布流动的化石,秋的肃杀还是不可遮掩的扑面而来,而疲惫也一波接一波袭来。幸好一路风景,好山好水,远处山头或如刀削斧劈或如美人点黛,那些孤立突兀的山头以倔犟的姿态,挑逗我去征服。每到一个山头最高处我们就作为歇脚处,我们一路互相提醒,险要之处甚至手脚并用。

山路树荫遮天蔽日,阳光无法穿透,只能从树梢筛下万道霞光,清风吹来,光影斑驳,摇曳的松针沙沙作响,“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。”意境大概差不多如此。一路上我们反复的爬坡,偶尔一段下坡,必然欢呼雀跃。一路上,盘旋虬结的枯松倒挂石壁,那种生命的张力让人汗颜,扎根在破岩之中,受着层层的压迫和阻挠,为了追逐那一抹阳光一滴雨露,尽力的伸展、盘曲,甚至拧断了自己的腰肢也在所不惜,看到这个英雄,我很震撼。真的佩服自然的力量,尊重每一个生命,也要尊重自己,年少轻狂时候我没有领悟过这一点。在宁静的山中穿行是不宜放声高歌的,比不上鸟鸣的清幽,则会破坏了山间的灵气,犹如处子不容亵渎。山路时而陡升,时而忽然下沉,时而开朗,时而忽然被灌木掩盖而不知有路。此时肩上的包显得越来越重。人的思想也变的很专一,只有脚下的路和每一步。不会再有任何的杂念,有的只有对自己和团队的负责。一边是陡峭的山壁,一边是无底的悬崖,我们每个人都用勇气和体能在向自然做着征服。三上三下,行路难,行路难,终于还是看到了野猪塘的印记,那一刻,是中午十一点。

前往野猪塘的小道,有两块牌子,一个插在地上,一个挂在毗邻的树上,书有野猪塘。此处,山泉汇集,形成一个小水洼,泉水清澈,冰冷入骨。我忙不迭地将包扔下,就着溪水抹了一把脸。更有甚者,脱袜用大自然的溪水开始泡脚。稍事休息,我们向野猪塘前去。

调皮的小溪像个小孩子——喜欢时不时的跳出来设个路障,让我们从石头上小心翼翼地踩过,还故意弄湿我的鞋子。顺着小溪流朝下望去,才发现大山喜欢勇敢的驴者,陡峭的滑坡足以让胆小的失足者终身难忘。小溪又像个好胜的大孩子——不愿让我们轻视它,不断地向我们展示被它推翻、冲垮的路、大石,让我们也尊重它是个足以让我们畏惧的强者。当然大多时间,它还是安分的喃喃的伴着我们。杂草、乱枝也不断调皮的拉我们一下,或者突然从前面人的身边窜出,弹一下我们,仿佛要我们停下来陪他们说说话。因为看到了希望,顺着小道,15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——野猪塘!放眼一看,帐篷若干。这地方地势开阔,清泉流淌,花草并茂,时不时有牛儿与你“亲近”,照我看,这地名是名不副实,应该叫“放牛塘”。

在“放牛塘”休息了好一阵子,而这也只是攀登清凉峰前的小憩,想着后面还有更多的“小土坡”,更多的人开始退缩了。而我骨子里有股倔劲,不达目的怎能罢休,更何况是半路而废?而幼儿园老师小张更加淡然,二话没说,和我继续上山。

后面的路越发的陡峭与艰险,上坡的路一个比一个坡度大。山路漫漫,昏沉的我们被脚下的山路拖拽着,求生一般爬着,山谷里狭小的视景让我们压抑。海拔数字不断的变着,还好天气是无比的晴朗,使我们的心中充满着光明。

忽然,山路一转,我们登上了山梁!突如其来的景致让我们兴奋起来,眼睛贪婪的看着。云海轻舞,漫漫优雅的飘动着,伴舞的群山时隐时现,并不高大的松树让人亲切,大方的展示着自己的身材。风轻吹着树枝,小声的哗哗着,我们闭上眼睛,如同回到小时候的摇篮,妈妈摇着我们,用若有若无的声音哼着曲子,诱着我们入梦……我一度昏厥,呼吸也随着大山起伏,繁杂心绪被风一丝丝的抽走,留在心底的只有安详。

片刻的享受后,我们听见峰顶的召唤:勇敢的孩子们!来吧!站到我肩膀上!让大山们看看你们!接下来的路让我们愉快,视野开阔。累了就在路边休息,听听松树的鼓励。大喊几声,让大山去重复、去传送。秋天的山,别有风味,绿的一片是松树、是竹子,充满生气;金黄的是草,遮盖着、庇护着山以及山里的一切;灰色的岩石头犹如武士庄严的屹立在山顶,守卫着大山、接受我们的检阅;红色的是花,点缀在绿色的树林、金色的山草和灰色的岩石间,那夺目的炫彩,激发起我对峰顶的渴望。

仰望着前方的清凉峰顶,看着那由鲜花与绿草铺出的道路,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!实话说,清凉峰顶前的山路是坡度最大的,大于60度,但是我们爬的比前面任何一个山坡都欢快。清凉峰顶,海拔1787.4米,我们翻山越岭就是为了触摸你那神圣的巅峰,体味那一览众山小的气势。

下午一点半,我们登顶了!这一刻,我反而安静了,我坐在峭壁上,遥望远方,遥望我们艰辛的登山之路,我一介书生,成功的登上了浙西第一高峰——清凉峰。

起身四下望去:山,山后面还是山。茫茫云海让人无法计算出有多少山、多少峰,只知道层层叠叠的错落着。山也各有各的性格:有冷傲的,用陡峭的岩壁狠狠地拒绝着驴们的亲近;有和善的,憨憨的让驴们在上面随意走动;有外表冷漠,却不介意强者的,用陡峭的岩壁拒绝着弱者,但有意无意地伸出手,召唤着不安分的驴们。我们就是一群不安分的驴,为了留下美好的回忆,我们站在悬崖边合影;为了能在峰顶发出短信,我们不顾危险的四处搜寻着手机信号。

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描述自然的伟岸。巨大的苍穹仿佛伸手可及,站在山峰上,唯一的感觉就是对自身的渺视。我们真的征服山了吗?我们真的征服自然了吗?除了用我们的精神和灵魂,我们的肉体是如此的渺小。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这自然的一部分呢?我们每个人短短的人生又究竟能留下什么或带走什么呢?也许能留下的只是我们的精神,带走的是我们无愧的灵魂。如此而已!(下期文:徽杭行之徒步徽杭古道)

点赞
  1. 腊月里哼着小曲说道:

    初稿,欢迎批评
    错别字应该是有的,欢迎指正!

  2. 享受自然分娩过程说道:

    if give some picture,it will be better.thank you so much  to share your feeling.

  3. 冰生砚说道:

    出门真好

  4. 冰生砚说道:

    出门真好

  5. PGBCPX说道:

    ★你的博客不错,顺便赠送一个【日收入200元以上的秘诀】一年买车,两年买房;轻松赚大钱!QQ:86835038

  6. 石灰窑说道:

    掐指一算,你很有天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